News微课|世界新闻自由日

马克思曾经说过:“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会成为泡影。自由的每一种形式都制约着另一种形式,正像身体的这一部分制约着另一部分一样。”

世界新闻自由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于1993年12月20日宣布将每年的5月3日定为世界新闻自由日。主要是为了纪念1991年在非洲纳米比亚共和国温得和克的一场声援非洲媒体的研讨会。 目的是提高新闻自由的意识,并提醒政府尊重和提升言论自由的权利。

世界新闻自由日

马克思曾经说过:“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会成为泡影。自由的每一种形式都制约着另一种形式,正像身体的这一部分制约着另一部分一样。”

世界新闻自由日

新闻自由又称出版自由、新闻出版自由,是新闻传播学中最重要的关键词之一。新闻自由是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在新闻活动中的具体体现,是信息自由和知情权的产生基础和根本保障,也是公民重要的民主政治权利之一。至今,任何承认并宣称民主制度的国家,都把公民享有新闻自由的条文写入宪法。只有实现新闻的自由,才能够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实现对权利的舆论监督,从而促进社会的民主化和法治化。

新闻自由的功能包括舆论监督的功能、信息传播的功能和权利保障的功能。舆论监督的功能是指新闻自由限制和约束了国家任意使用权力压制人民的意见表达的行为,保障了人民的知情权与报道、讨论权,公众可以以表达意见的方式来进行舆论监督,影响国家权力的实施。新闻自由也是一种体制层面的权利,透过自由的发布和传播新闻,公民和新闻界能够对包括国家立法、执法和司法活动以及具有公权力性质的组织行为进行有效的监督和制约,成为“ 除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外的第四权力”。

信息传播的功能是指只有在新闻自由的情况下,媒体才能够自由提供和传播公众关心、讨论的社会问题的信息,促进公众舆论和意见的形成;社会公众才能够满足知情权,对政府的决策政策、相关措施、执行情况、社会现状、未来趋势等必要的信息进行分享,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从而形成公共舆论和政策环境,对政府进行监督,避免政府权力在行使过程中的专断与独裁和可能对人民的合法权益带来的侵害。权利保障的功能是指新闻媒体既有可能被滥用成为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 帮凶”,也可以被正当合理的使用从而成为权力监督和权利保障的“利器”。新闻自由能够引导着人们不断地认识和探知人类新的欲求及其权利保障问题。

根据总部位于巴黎的非营利性记者无国界组织(RSF)发布的《2020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显示,北欧是全球新闻自由度最高的地区。根据最新的新闻自由度排名,挪威连续四年居全球首位,芬兰、丹麦、瑞典、荷兰分居第二至第五位。爱沙尼亚排名则由2019年第11位降至如今第14位。

世界新闻自由日

《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明确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世界新闻自由日让世界再次重温《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所阐述的保护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基本权利的重要意义。没有这些权利,就无法实现民主和发展。

世界新闻自由日

在世界新闻自由日这天,让我们向新闻自由日致敬。

 

扩展阅读:写在5.3世界新闻自由日的不痛不痒的一些话

刚知道,有个纪念日叫世界新闻自由日,在每年的五四青年节的前一天。

五四运动,作为中国历史标志性的事件,由巴黎和会外交失败而引发。但“二十一条”并不比当年满清签订的丧权辱国的条约更甚,为何当年没有五四运动?

原因不在其他,就在于新闻自由。清末,各种期刊和杂志像雨后春笋般地涌现,维新派靠着报纸宣扬变法之重要性,梁启超写的新闻评论风靡全国。维新失败后,“保皇党”和“立宪派”在报纸上展开了激烈辩论。

而在所有的杂志之中影响最大的要数《新青年》。陈独秀,胡适,鲁迅,李大钊等人,他们用笔成就了新文化运动,人们如饥似渴地汲取新知识,新思想,了解国内外的大事件。许多文人在报纸期刊上交锋,没有新闻自由,鲁迅就不可能流传下那么多脍炙人口的杂文。

五四运动的发起者是学生,因为他们是受新思想洗礼最深的一群人。在民智逐渐打开的年代,人们民族意识增强,时刻盯着新闻,不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五四运动爆发自然顺理成章。

在现代社会,新闻自由是人们的基本权利,是由法律所保障的,是言论自由也是出版自由。

这些年来互联网自媒体的兴起,可以说展现了新闻自由的重要性。多少贪官和恶性事件来自网友的曝光,多少法律修订和完善来自网友的推动。

就像前些日子举世瞩目的“小花梅”事件,没有网友,没有新闻自由,恐怕早已不了了之。

新闻自由有弊端,因为不能保障发布者所言为真,谣言时有发生。但利永远大于弊,且不能因噎废食。

新闻自由,是最有力的监督方式。

没有新闻自由,人们就容易被欺骗,真相就容易被掩盖,在观点市场中就听不到异样的声音。久而久之,人们的头脑必然陷于简单和趋同化。

马克思当年饱受新闻审查之苦,不得已远赴他乡,漂泊欧洲。

马克思在评论普鲁士的书报审查制度之时说:“书报检查制度的真正而根本的办法,就是废除书报检查制度,因为这种制度本身是恶劣的”。

普鲁士皇室在马克思的描述中是腐朽和落后的。“一个民族如果像美好的旧时代的所有民族那样只让宫廷弄臣享有思考和述说真理的权利,这样的民族就只能是依附他人、不能自立的民族。”

穆勒在《论自由》中也说:“在精神奴役的一般气氛之中,曾经有过而且也会再有伟大的个人思想家。可是在那种气氛之中,从来没有而且永不会有一种智力活跃的人民。”

后来的普鲁士,也就是德国,二战期间对新闻自由的控制达到了极致,甚至形成了所谓的“戈培尔效应”,“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德国吃了败仗,戈培尔在国内却欺骗人们说大胜,用谎言堆积的帝国最终土崩瓦解。

新闻自由表面看起来乱糟糟,但在如今每年拥有一千万大学毕业生的中国,想必不是个问题。

多渠道的讨论和信息接收,会锻炼人们的思维能力和辨别能力,最终促进的是社会的进步。

(来源:百度百家,作者:觉民行道)

生成海报
本文由来源 今日头条,由 小马助手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今日头条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白马智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