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上“天”,工程师入地,厂哥写代码……宇宙的哪个尽头是你的

新技术已经渗透到社会、生产的末梢。产业与产业之间、身份与身份之间、不同的物理空间之间……很多过去我们习惯性地用来区隔彼此的标准,已经被打破了。互联网成为工具,数据成为生产资料,技术成为驱动力,每一个当代企业其实都是“实体经济”。

传统行业对新技术往往是迟钝的。

然而,一旦它们也被改变,那就是一个新的奔腾年代。

2022年11月17日,中国社会科学学院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与蚂蚁集团研究院联合发布了一份名为《以小建“大”:中小实体企业数实融合新趋势观察》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列举了数字化九大变化,包括农业成为数字技术的融合厚土,技术人才从“大厂”流向工厂,“微型跨国企业”异军突起,代码开发门槛极大降低,中小实体企业数据意识开始觉醒……

报告制图

用一句话来归纳就是:新技术已经渗透到社会、生产的末梢。

想象一下蒸汽机进入英国乡下的磨坊;或者,电灯点亮在城市偏僻的小巷……这都是新技术被最大多数人感知前那一刻。

而在我们身处的数字时代,数字经济全面渗透实体产业经济,数实加速融合步入深水区。

水有多深?

论人口,是10亿计的个体;

论企业数,中国规模上企业近40万家,中小企业超4800万,登记在册的个体工商户1.09亿;

论工业集群,中国国家级经济开发区、出口加工区478个,省级各类开发区1170个,其它各类工业园区超过20000个……

于中国而言,进入深水区实属必然。

一方面,大国竞逐中高端产业如火如荼,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得不为;另一方面则是,拥有全球最大的数字消费市场,各种数字应用比比皆是,数字产业化与产业数字化“双向奔赴”,数实融合实属顺势而为。

图源:华经产业研究院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对全球数字经济结构的测算, 2021年中国产业数字化规模占比81.7%。

这个数字意味着,产业与产业之间、身份与身份之间、不同的物理空间之间……很多过去我们习惯性地用来区隔彼此的标准,已经被打破了。

农民不像农民,工人不像工人,工程师不像工程师,开挖掘机的不像开挖掘机的……

破,而后立。

大不一样的“农民”

数字化最难触达的末梢,有农业、矿区、小微金融等等。然而,报告再一次清晰而坚定重申了中国人非常熟悉的那句话——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报告里有:

场景一

看看被评为最大规模使用农业机械的山区是现在如何“种地”的。

在广西,一个以山多著称的省份,灵山的果农几年前已开始了“云种植”。

通过手机和专门开发的软件,十几人管理了200多亩果园。

他们种地的主要方式,就是根据云端反馈的数据,决定给果园的哪些地块“浇肥”,查看虫情,或者打开那个阀门,给果树浇水……或者用无人机巡视一圈,当然,这些都是通过手机远程完成的。

图片来源:阿里云

也有需要现场处置的情况,但在多山的广西,这一工作强度已经大为减轻。而且,他们现在有了新的任务,就是用自己的经验训练AI,让它快速成长为农业能手,让自己更轻松。

过去,我们很羡慕美国的机械化作业——农场主使用十多种重型农业机械,甚至是飞机,几十个人管理着数百亩土地。

如今,数字化、智能化终于让中国山民也能“武装到了牙齿”。

你觉得依靠手机、无人机、传感器和云、AI种地的农民,还是传统意义的农民吗?或者他们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农业“工人”,或者农业“工程师”?!

场景二

果农上“云”,码农却在入地。

空越是网商银行农村金融部的业务负责人,他这些年主要干的事就是怎么帮农民快速贷到款。

空越和同事们常年在乡下跑。 图片来源:受访者本人

这些年种地的人少了,使得想种地的人有机会扩大生产,但要租地种,100亩地的租金加上种子、化肥、农药、人工……等等,一年没二三十万下不来。

要扩大生产首先要解决钱的问题。

种地农民大多数没多少积蓄,最值钱的可能就是地里的作物。

空越和他的同事们的解决方案是“卫星+数字化”建立风控模型。只要农民在手机上标注土地位置,通过卫星识别作物、生长情况,银行凭此预估产出、贷款额度和还款周期。风控、审核、批准。最快三分钟,贷款就能到农民账上。

这3分钟的背后,是网商银行的工程师给照片叠加了视觉识别、光谱识别、交叉识别算法,从而能分辨出不同作物在不同生长周期的细微差别。

迄今,中国有1000多个涉农县区,近百万种植户借助卫星从网商银行获得贷款。那么,你觉得空越是互联网产品经理,还是农村金融业务员?

场景三

不但要入地,有时候还要深入地下几百上千米。

矿区的工作条件,堪称荒蛮,对软硬件运行稳定性的挑战极大。然而数字化依然坚定推进到了这里。

仿佛一瞬间,总是穿着格子衬衫、笔记本电脑不离手的代码工程师就和穿工装戴劳保手套的矿工、矿业机械互换了位置。

现在坐在办公室的变成了开挖掘机、重型矿卡的师傅们,他们只需盯着几块大屏幕,就能监控着远在数十公里之外、由AI操纵的矿业机械,必要时可以随时切换进行远程控制。一个人最多可以同时“开”8辆重型矿卡。

而在矿区和矿井下的,则是写代码的工程师们。他们要检测各种环境参数,传感器的有效状态、干扰因素,对无人驾驶的矿业机械进行成千上万遍的各种常规、极端情况下的测试。

阿里名为“犀牛智造”的智造工厂也是如此,所有的算法工程师,都需要先到生产线上去做一段时间班组长,跟工人同吃同住两个月。AI和一线生产越来越“相亲相爱”。

现在,谁究竟才是你传统印象中的工人、挖掘机驾驶员,或者软件工程师?

这样的场景几乎发生在所有的行业、所有的典型传统作业的物理空间中,数字化渗透速度超过大多数人的想象,它链接起哪里,关于行业的传统认知就会被瓦解。

在小学作文中,我们曾不止一次畅想过,有一天,工人、农民、工程师、科研人员之间的身份可以随时切换。现在,未来已来。

“不务正业”的跨界者

说起奇瑞,第一印象是上升势头很猛的中国本土车企。

有数据为证,今年前9个月,奇瑞产量进入全国前三,对外出口汽车数量来到第二位。

但经历过数字化洗礼的奇瑞,还是一个中高端服务业的平台,一个“征信调查公司”。

滴滴之后,很多大型车企开始扎堆进军服务业,自建平台。奇瑞也是如此。

作为一家大型企业,奇瑞下游有众多购买、使用奇瑞商用车的中小型物流公司以及个体经营者。它们和奇瑞一起试图构建一个大的生态闭环。

不过,在传统路径下,这个闭环是有缺陷的。比如,如果下游经营者想要扩大生产,他们往往缺乏资金,更加因为没有可靠的资产担保,银行难以评估他们的信用和资质。

奇瑞通过蚂蚁链的“车链通”技术找到了解决办法,通过在车辆的智能终端中嵌入深度优化的区块链模块,将车辆、行车、电池状态的数据都自动加密上链,以确保不可篡改不被滥用。

而这些实体车辆被数据化并打通流动,不但可以降低司机购车、用车成本,提升经营效率;还可以直接对接金融、保险、二手车交易等市场服务;推动电池梯次利用,从而激活整个业态。

显然,原先也许仅仅是为了扩展汽车销售进入了服务业的领域,但是却最终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奇瑞,普通人还买得起,高空作业平台可就不是随便什么人买得起的了,偏偏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高层建筑、最繁忙的吊车,最多的高空作业场景,使得这个行业总是不乏后来者。

众多小型公司,甚至是夫妻店,都想进入这个赛道,分享繁荣。

华铁应急是工程设备租赁领域的头部企业,在全国有180多个租赁服务中心,2021年高机保有量4.7万台,市占率14%。

那么华铁如何让这些分散在全国的高端设备发挥出最大的效益?

华铁联合蚂蚁链开发了设备可信终端T-box,核心就是区块链和物联网技术,可以实现设备“通电即上链”,让物理“动产”变成可量化、确权的数字化资产,从而为其生态链上的中小微降低了贷款、融资、以及保险服务的门槛和费用。

由此,中国的大型设备租赁企业将摇身一变,成为产业设备的解决方案供应商。

传统产业升级有两条路,一条是上中高端制造,成为技术、标准的制定者,另一条是跨越行业鸿沟,进入更高能级的赛道。

在数实快速融合的态势下,我们能够从报告中发现,中国实体经济似乎有了更大的想象与拓展的空间,不需要一条道走到天黑。

中国不“大”,世界很“小”

中国制造业相当于美国、日本、德国三国之和。从“以小建大”这份报告中,我们更是进一步得知,其中差不多一半是由县域工业完成的。

大分工在世界工厂极为典型,许多县域经济都形成了“一镇一品”“一村一品”的产业集群。然后,再通过以浙江、福建、河北、广东等地区为代表的“小商品、大市场”生产销售模式,实现中国制造与世界产业经济的连接。

只不过,以前我们习惯于摸别人的石头,而由于数字化的加持,现在我们也可以后来居上。

Shein就是因此击败Zara的。

广州番禺的众多小型服装厂,都是Shein的神经元。它们每一家都会牵动上游几十家供应商。Shein的每个新款,从接单到出货,原来需要7到15天,现在最快只需24个小时。

的确有不少的服装企业搬到了越南、柬埔寨等国,但留在中国的传统企业却在数字化进程中,展现出更强的竞争力。

数字技术对中小实体企业不啻于一场革命,创新频率、迭代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品牌及分销、运营分析周期、新产品上市周期等大幅压缩。全链条的协同化经营模式,刷新了各环节的竞争频率,实现了各个环节的提速,增强了中小实体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成为它们应对不确定市场环境的关键手段。

据报告的数据,数字化正在重塑中国产业集群,已经3000个数字化产业带悄然诞生,它们渗透到中国几乎所有制造业领域,分布在163个城市。

它们和传统工业强国的实业集群一样,都是市场化的产物。只不过,德日意的是线下的,而中国的新产业集群很多是线上的,是数实融合成就的,它们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基础底座。

现在,即便游离于长三角、珠三角及其核心区域外的中小企业也能够尽享产业高速公路的便利。

中国突然不觉得大了,世界自然就在眼前。

报告还注意到,这些年,中国崛起了全世界最多的“微型跨国企业”,它们多不过两百人,少仅两人,却能够平均一个人对接3个以上国家的市场。

蚂蚁集团旗下跨境支付平台万里汇(WorldFirst)的数据显示:

 

2022年1-7月,中国中小型跨境电商卖家通过其一键开店服务,去海外平台开店的申请量,同比增长了720%;用万里汇的中小跨境电商企业,出口交易额同比增长达26%。

 

要知道这个成绩可是在俄乌战争、原材料涨价、供应链障碍重重的情况下取得的,它们甚至比许多大型企业展现了更强的适应性和应变能力。

除了中国强大的供应链之外,其原因就是数字化打通了国际贸易的几乎所有环节。比如万里汇解决了微型企业跨境订单金额小、数量大、碎片化、周期长的问题和风险,缩短了收款路径和周期。

商业的物理空间从未像今天这样被压缩到这种程度。这就是数字化的魔术。

宇宙的尽头是……

当我们感慨着北大清华的尽头是体制内,白领的尽头是滴滴,中产的尽头是摆地摊……的时候,一些“厂哥”的尽头却划出了一条上升的曲线。

报告提供的数据显示:

 

从2017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投入小程序开发。2020年初,仅广州一城,就有1700多家小程序创业公司。

 

这背后的原因之一,是小程序迅速成为中小微企业数字化的重要载体,同时平台的开放度和低代码开发技术让小程序前端的开发难度大大降低,由此开辟出一个巨大的市场。

比如在支付宝平台上,对小程序开发几乎提供了手把手的指导和教学。从注册、下载工具,到开发、调试、审核,到最后的删除下架,都有详细教程。

这一新兴行业不仅盛行于中国。

Gartner报告预测:

 

到2023年,超过70%的企业将采用低代码作为他们发展战略的关键目标之一。到2025年,整体低代码开发平台市场规模将达到29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0%。

 

小程序前端开发的工作,一般受过大专教育,就足以胜任。而且,由于许多大专毕业生们曾在流水线上吃过苦,适应“996”的工作节奏完全没问题,也不会轻易跳槽。所以,他们成为这一个高级蓝领工作青睐的对象。

报告数据显示:

 

仅支付宝小程序开放平台接入的数字化服务商目前已有1.1万家,拉动的开发和运营岗位接近80万人。

 

今后,数字化会带给中国期盼已久的服务业大规模进入中高端的机会。

就像“厂哥”和程序员小哥,这两个群体之间看似横亘着不可跨越的鸿沟,现在正在被互联网平台的开放性和数字新基建的成熟逐渐缩小。

结语

互联网成为工具,数据成为生产资料,技术成为驱动力,每一个当代企业其实都是“实体经济”。

只要你稍稍留心,就会发现数字化带来的改变,还不止于报告中列举的九种。

比如疫情中,为什么有的小店利润一直在逆势增长,有的却只能接受关店的命运?

数字化的最终目的是让经营者把心思集中于产品和用户,让用户享受到不断进化的产品服务。这是一切生产进化的核心。

在人类经济发展史中,大企业总是商业时代的书写者,他们是商业体系的支点,是绝大多数重要发明创造的集大成者,几乎所有的生产、供应、销售都是围绕它们来组织的……而中小企业则是最后的感知者。

但我们都知道,中小企业才是国民经济稳定的基石。

数字化时代要打通全链路,让中小企业也能和大企业同台竞争。

我们应该感到庆幸,中国中小企业“数据意识”开始觉醒。中国的数实融合也将由此迎来一个加速度发展的时期。

报告制图

当能源危机摧毁了曾经让德国引以为傲的工业体系,让众多掌握德国工业密码的隐形冠军难以为继,当德国制造大量出逃海外,数实融合或许能够让我们找到中国实体经济杀出重围的一个新路径。

本文由来源 智谷趋势,由 白马工作室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智谷趋势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白马智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回复